sergiu

他x胡德

#试试水
#极度ooc,慎入

可怜的他,最近以来一直是这样。当他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他是很高兴的。现在...他啊...多么悲惨的,为恋爱发愁的生物。

我想去帮助他,我从不会忘记那让一切开始的早晨……如果有两个真正的朋友,那就是我们两。

“阴沉,黑暗,毒蛇似的蜿蜒,
生活逼成了一条甬道:
一度陷入,你只可向前,
手扪索着冷壁的粘潮,
在妖魔的脏腑内挣扎,
头顶不见一丝的天光
这魂魄,在恐怖的压迫下,
除了消灭更有什么愿望?
我的朋友!我们可真是玩不过古人。徐志摩真是活的比诗人还有气质,说话好听又得体。他的诗久经风雨却还活着,那些诗歌用艺术的美好启示我们去追求美好的生活!”

他还是一如即往地在这星期天的上午,谈着略有点艺术气息的话语,拍着我的肩膀一同享受早上靠在公园长椅上休憩的感觉。

...直到她走过。当我的朋友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认为他心动的甚至失去了理智!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好像就有巨大的吸引力。

“继续说下去啊,老兄。还有哪些诗来分享?”

可是他那个时候一直不对我做出点些许反应。我以为他又犯了发呆这种庸人一般都会犯的毛病,因为他确实像是在发呆------头一动不动的望着大致的一个方向,心肺呼吸出奇的平稳,没有日常生活中他那永远比较过激的肢体语言表达。

“喂喂喂...看什么着呢?”

当我朝着他的方向一块望过去的时候,我这才明白他是一直盯着一位漂亮的金发小姐看着。我当时不以为然,在他面前打几个响指----通常情况下会成功的。但是今天,却出奇的不灵验。

“你这是在看谁啊…………”

有意无意地朝着他看的方向胡乱扫视了几下,这才惊觉,他原来一直在看....就是那个碧蓝航线里,皇家舰队的荣耀----胡德!

“...朋友,她是谁啊?”

他终于对我作了些许应答。出于无奈,我告诉了他她的名字。我这时想方设法地去阻止他,但这没有用。

他很快就上前去搭讪,当然遭了些许冷漠与听了些不小的匆忙告别的推辞。尽管这个世界确实已经比过去变的公平,平等多了,但是西欧人,从心理上说,他们可能真的不太喜欢亚裔人!但是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快乐,即便这样。

这种若有若无的交际一直持续到那一天...也就是他正式认识他的情敌,威尔士亲王的那一天。是啊,穷小子有情敌啦。对面还是一个亲王。但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劝阻他放弃,但他完全无视我。

“你走开!别拦着我,这是我个人的自由!我好不容易才知道了胡德小姐住在这!”

我在他的面前苦苦哀求他放弃她,因为一个平民跟一个王公贵族,尤其是那些皇室中的王爷们竞争,成功的几率是很渺茫的。但他一遍遍地推开挡在他面前的我,并将要送给胡德的小花束攥在自己的手里攥紧。

不料到,威尔士亲王却提前在他前面出现在胡德的面前,并且送了一束更为美丽的花。这两束花之间的差距,该怎么比呢?大概就是坦桑石与那种专门放在博物馆里供人欣赏的宝石之间作对比吧!

可他还是不放弃,我没想到他预先还准备好了一瓶小小的香水。这....我原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他还留有这一手。但是!威尔士亲王似乎是比他更厉害,就光从她掏出来的那种礼品包装盒上就可以看出,不仅送了法国的高级香水,似乎还有限量香粉!

我想,他该放弃了。但是他却转念一想,从我身上借了不少的金钱财物,来转入“珠宝攻势”。在珠宝行里,看着他一张一张掏光自己钱包里所有的钞票,我真心替他感到无奈又急切。

可是这点碎钻,又怎么比的上威尔士亲王送的真金白银?他这次拜访,不但没有成功,还给胡德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给自己狠狠浇了一头冷水。这样的事情,无异于“杯水车薪”罢了。他除了向我诉苦,还能向谁诉苦呢?

就好比一个人掉进大海!那又有什么要紧!航船不会停下。海风继续呼啸,这只船沿着规定的航线继续行驶。航船行驶过去了。那人沉下去,又浮起来,他沉没不见,又浮上水面,他伸出双臂呼救,但人们听不见;船在大风浪里摇荡,正在全力行驶,水手和乘客们,甚至没有再看一眼那落水的人;那人可怜的头,在无边无际的波涛中只是一个小点。

当珠宝也失败之后,他显然是受了刺激。他有一天带我迈进了“used cars”。二手以下的破车!他居然能想得到!但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变成沉重债务的负担者!

“我说朋友,福特维多利亚皇冠这辆车是不错,但是此维多利亚皇冠非彼维多利亚皇冠!你放弃吧!这是北美烂大街的车啊!”

这次失败,他没有跟我详细说明。从此以后他就开始日渐憔悴。他开始借酒消愁。就在今天,现在,他又在喝酒。喝放着冰球的威士忌。我就在他的面前,默默垂着头一语不发。

...一直保持沉默不太好,我向他吐露出胡德真正的身份与能力,好让他清醒认识这一切。

“我的朋友...我很抱歉,但我必须说,你追不到的。胡德在圣安德鲁斯小学,全英国最著名的贵族小学,就开始培养贵族口音、举止,每分每秒都在学习上流人士的仪态!而我们两,那个时候大抵在上普通的公立小学吧!待到胡德读中学的时候,她住在伯克郡的大房子里。读的中学又是英国最贵的学校之一----马尔堡学院!学校致力于打造出色的绅士和淑女,除了学习还要学习各种高级技能,光学费每年就要2.7万英镑。我们两那个时候,或许还在上公立的中学吧!胡德不仅加入了学校管弦乐队,还是学校唱诗班的主唱!游泳、曲棍球、网球、滑雪等样样精通!而我们那个时候,大抵还在为挤进学校一个社团头痛不已吧!最多,我们也才到了学生会无关紧要的打杂人员!而且据我了解到的吧,为了抓住威尔士亲王的胃,胡德不仅在家里随时准备着威尔士亲王最喜欢的红酒、起司点心和海盐巧克力,还将威尔士亲王的头像设置为手机屏保....真的,你放弃吧。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公如青山,我如松柏!....”

他憔悴地看着我。

他周围是夜色、雾气、孤寂、没有意识的暴风狂浪的喧嚣、无边无际起伏的惊涛骇浪。他身上唯有恐惧和疲惫。他身下唯有沉沦。没有支撑点。他联想到尸体在无边的幽冥里飘荡。极度的寒冷把他冻僵。他的双手握紧,蜷缩,抓住的确却是虚无。风!云!漩涡!气流!无用的星辰!怎么办啊!绝望的人气馁了,气馁的人只有等死,听天由命,然后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别那么难过了,想想看!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啊,我们啊也不靠什么神仙皇帝!要创造我们人类的幸福,要全靠我们自己!想想看!是谁一天辛勤从早上劳作到晚上!是谁一天没有怨言地肯承受高强度的劳动!是谁肯拿着低少微薄的报酬默默奉献自己!”

他只是苦笑了些许,摇了摇头,走出酒吧。

“回吧,天不早了....!”

他摇晃着那不稳的身躯,缓缓向他的居所走去,同时还唱起了小声的歌曲。

“我的口袋,有三十三块。
这样的夜无法打车回来....
我的口袋,有三十三块。
其他的钱都落入别人口袋....
也许是上天故意安排!
也许是手气实在太坏...
我想要为你赢得一个未来,
却一不小心输了现在...
...
只有输了钱的男人才会回来...
赢钱的总是逍遥在外...。
...输钱的男人实在可爱...”




睡前随便涂鸦涂鸦
我也是个广♂东♂人,所以我们是老♂乡。

我可能拿到了假胡德??